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ig Moon

只是它不代表欢喜,也不叫做悲伤

 
 
 

日志

 
 

其实只是想浪漫地生存  

2011-10-21 22:28:47|  分类: 胡思乱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学校的路上闻到了油炸臭豆腐的味道,这味道让我想起初中。那时候学校的路边有三轮车卖油炸臭豆腐,还有油炸馍,臭豆腐一串五毛,油炸馍也是五毛,里面只有一块臭豆腐。记得一次和同学放学一起走,是三五个女生,她们商量着要买油炸馍,其中一个女生身上没有带钱,我似乎觉得她不怎么爱吃臭豆腐。给了她五毛钱,她买了馍,我说钱不用还了,我想吃里面那块臭豆腐。于是她把馍递给我,捏着两边,我从像张嘴一样的馍里取出了那块臭豆腐。这件事很久了,可是我一直记得张大嘴的馍的形状,也记得我轻轻用两个指头拈出那块臭豆腐,可是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记得这样清,似乎那块臭豆腐的味道我还记得,但这一定是错觉。
当时我并没有融进她们的圈子,她们几个女生的感情非常好,而我像是一个圈外人,后来其中的一个女孩给我说过,她们觉得我很奇怪。
我并不孤独,可是我想融进去那个圈子,我不想被认为奇怪,可在当时我却为“奇怪”这个词得意了好一阵,心里觉得其实我和你们不一样,这个不一样,我以为是个性。
那时候班里的学生都把语文老师叫做“阿更”,说她更年期到了。其实阿更的孩子还没有我们当时大,其实我挺喜欢阿更,也很少这样叫她,我只在和同学聊天聊到她时,会称她“阿更”,而且觉得不自在。我记得初二时候的教师节,我给阿更送了一张卡片,大概写了些煽情的话,是在下课后,她出了教室下了楼梯,我叫住了她。我至今记得她没有因为那张卡片表现出很开心的样子,心里有点落差,但想想,阿更是这样。
我喜欢阿更是因为觉得她喜欢我,那时候她会夸我作文写得好,说我读的书多,不过那也只是当时,和那一群不爱看书的同学相比。而我看得最多的其实是武侠小说,这个我没告诉她,我只沉浸在洋洋自得里,有些不思进取,后来没有再读更多书,阅读量几乎停在了中学时代。
阿更会在每次作文课上把优秀作文当范文读,那些被她折了角的作文本,在我记忆里我的作文本每次发回来都是折了角了,只是阿更从没在班里读过,一直到了初三,她才让我在班里读了一次,我还记得我写的是一篇神话故事,里面有维纳斯,也有爱情。我并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后来也猜想很多奇怪的理由,大概是不适合当做范文吧,毕竟不是中规中矩的学生作文。
初三的时候,有一次阿更让我们默写要背诵的课文,我忘记了提前做准备,于是几乎交了一张白纸,其实我的做准备只是把课文提前抄写在课桌上。阿更找我谈话,在教室外,我说我的记忆力不好,语气有些冲,针对这个记忆力似乎还聊了些什么。那时候学校在准备出一本学生作文选,阿更便问我以前写的作文还在不在,大概是赌气吧,说了句类似找不到了的话,语气也不好。不过后来还是交了作文给阿更,那本作文选也一直在我的书柜里,一直放到现在,我没有看过,只是找到了几处错别字,心里有不爽。
阿更对我的好其实是体现在给我写的作文评语里,初中毕业后我把她写的每一条评语都剪了下来,贴在了一张A4的打印纸上,贴了满满一张。可是后来被我弄丢了,夹在书里的缘故,现在想想觉得挺可惜的,毕竟是阿更,我才能够一直坚持下来。
印象最深的一句其实很短,也是因为短才印象最深,她写,你确有写作天赋,望笔耕不辍,多写美文。还记得她写过“期待未来小说家朱玥”之类的话,当时那些让我眼眶湿润的话,都是如今我坚持下去的动力,因为我不止一次绝望过。也许阿更高估了我,她说我有超出同龄人的人生感悟,而后来我一直装傻充愣,直到真的变傻了,再变不回去。我用装傻逃避一些事,大概是在高中时期,后来分不清真傻假傻,总是觉得自己好像真的不会再思考问题了,没有任何的所谓人生感悟,变成了一个小女生,只写爱情,风花雪月。
初中毕业后,高中毕业后,大学,很多次我想去看看她,可是不敢,我想告诉她我一直在坚持我自己的梦想,可是不敢告诉她我没有任何长进,写得很差,离预期太远太远了。
我不止一次怀疑过我自己,可是想起阿更,我就唤醒自己的信心,只是不知道是不是有些自负了。可是我想阿更一定没有看错,在我眼里,阿更是很有慧眼的。这样的想法也许来自我的自恋。
我没有办法告诉谁我有多爱写作,我怕把自己显得自不量力,我只能怯怯地说喜欢写东西。
臭豆腐味越来越远,直到一点也闻不到了。我进了南艺大门,眼泪也终于掉了下来,不知道是因为《沉溺》里最后那个中篇让我憋了太久,还是突然袭来的一阵茫然,我看着这个校园,看着往宿舍走的路,只是突然觉得变得很远,其实我不属于这里,我属于宝鸡,有人在等我回去,可是我说过我要离开那里,带着妈妈离开,即使我很爱我的家。我不知道这里能否容下我,就像当初我融不进那些女生的圈子,我不知道怎样才能在这里生存,我只是想生存,生活的同时,写些什么。可是我写不好了,纵使我对写作多虔诚,可是我居然写不出自己满意的东西,我的大脑是空的了,我没有办法让我的一生和写东西脱了干系,真的没有办法。
我幼稚了,我傻了,我没大脑了,我多年用来自我保护的东西融进了我的血液里,我真的这样了,可是我还听说写作的人要有赤子之心,我觉得我还有呢……
其实今天看《沉溺》的时候,想写的是我的父亲。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