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ig Moon

只是它不代表欢喜,也不叫做悲伤

 
 
 

日志

 
 

健忘症患者  

2012-02-11 17:41:40|  分类: 回忆的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L回武汉的那天,我参加了一个朋友的婚礼,朋友和我同年,实际上我们并不认识,只是家长们的关系颇好罢了。这个和我同年的女生,她的孩子已经四岁。

婚礼现场,我看着这对并不算新人的新人在拥吻,女孩哭了,我也用力睁大眼睛,好让眼里有些液体状的东西渐渐散开。这种笔调特矫情,可这些想法在当时,却是真的。偶尔我会纵容自己矫情一下,就像偶尔我会在L面前暴露自己的软弱。

我给L发短信,25岁之前要是我还没嫁出去,我们就结婚,次日离了便可。

L答应了,这是我意料之中的事,只是前提是那时候他还没有结婚,这是一件小概率事件,当然只是我自己的想法。

 

七号那天见L,不知道该去哪里,便让L带我去北坡上面的墓地,我带他去见琼。我给L说,这是我高中关系特别好的朋友。

L在琼的墓前放了一支烟,我说他都挂了你还迫害他的肺。转身走的时候,L说,你朋友多听你的话。

我回头,那支烟原来已经灭了。

其实那天L心情不好,他第一次给我讲他的心事,只是他没想到这导致了我在渭河公园的情绪爆发,在我气急败坏地说着一大堆不着边际责怪他的话时,我感觉到他试图抓住我的胳膊安抚我,我甚至有种错觉L想抱住我,不过不管是不是错觉,我们之间注定了连一个拥抱也不会有,我只是依旧不停抱怨着,用力捶他的背,像个要掐死他的泼妇一样。

有那么一瞬间我是宁愿在他怀里大哭一场的,虽然我泪腺发达,L也总接到我哭着打去的电话,可是面对着他我却从来都哭不出来,这是很奇怪的感觉。我想起一年前我伸手想要抱L的时候他推开我,很委婉地推开了我。L怕我留下一个拥抱之后就从他的生命里消失了,这是我的风格,只是我没想到他看穿了,那晚之后,L在短信里说,不要给我一种你又要和我绝交的感觉。

可这是我唯一能伤害到他的地方,L说,都是你重重的七伤拳。

于是一年前,L在我几次提出绝交又找他和好再继续绝交之后,终于主动提了一回绝交。说来可笑,我们的绝交从高一到现在,反反复复,乐此不疲,当然,操控者是我,去年,L终于想翻身一回了。

不过我一向觉得,我和L之间,只有我的绝交才是成立的。所以又厚着脸皮找他,L果然又乖乖回来了,也许回来这个词用得并不恰当。

 

七号的渭河公园,L问我那你说要怎样,我想也没想对他说,扮小兔子!

L应该没想到我会冒出这么一句,但是他乖乖地扮起了小兔子,我又说他兔子耳朵弄得不对。

L很听话,之后我又摘了两片植物的叶子让他吃,他就乖乖长了嘴。

可是L不知道他越听话我就越难过,毕竟有些原因我不可能说明,虽然即使我不说他也明白,可是我内伤了好几年,难道真的是他扮小兔子给我看就能治愈的?

我只是难过L说忘了,说不记得了。

于是我们的所有回忆成了我一个人的自说自话,好像所有的事情都是我做梦罢了,我分不清现实和梦境,我以为那些话那些事情是真的,到后来,L一句“我忘了”,什么都没了。

我宁愿L说那些只是他的玩笑,都不想他用一句忘了就敷衍过去。

而我不相信的,就是L的忘了。

一个人,记得八年多前我对他说的第一句话“这儿没你的本子”,记得零四年我在电话里说的“我喜欢你……的声音”,偏偏不记得四年前说的“极有可能会”娶我,不记得我复读那年他在武汉怎么跟我发短信的,怎么说“如果你不好好学习怎么来武汉找我”的。

后来不是我不去武汉了,是L其实不想我去才对。

所以我才在听L说和女朋友在一起了六年之后对他乱发脾气!因为他们的那六年里就有我和L的回忆,有我关于嫁给L的这个梦想。

后来我认命了。L太了解我,不做知己可惜,做恋人更可惜,我说我知道如果我们在一起肯定也不会有多久,我说我们不当知己可惜了,可是我没说,我不甘心啊!只是我不说L也知道。

而我喜欢L多年,其实也只是因为他了解我,我问L我在他心里到底是什么,他说一个影子,我以为是那个鱼女的影子,L说是他的影子。

可是L在黑暗里走了好几年了,早没影子了,早让我自生自灭了。

那天吃饭的时候L女朋友打来电话,L说和我在一起。饭后L说,他要和别的女生在一块他女朋友会生气,和我在一块就不会,她还经常劝他见我。我问为什么,L应该是开玩笑,说可能是她喜欢我吧!

之前就听L说他女朋友很想认识我,其实我也想认识他,L不愿意。那天饭后,L终于把女孩的手机号告诉我了,我便和女孩发短信聊起来了。

我对她的好感应该源自她对我的好感,于是我好奇L怎么给她讲我的,L不肯说。

于是知道L连女孩的喜好都不知道的时候,心情是很复杂的,有站在女孩角度对L的不满,但也有一丝侥幸,我记得我第一次问L她的生日,L说忘了,不知道真假,可是那天L却刚好准确地说出了距离我生日的具体天数。

我只能用诸如此类的小细节安慰自己,虽然很可笑,虽然像是自我催眠。

L和他女朋友在一起是因为和那样的女孩在一起很“稳”,当“稳”这个字从L口中说出来,我又有点心疼女生,但是他们六年的默契,也绝对不是一个“稳”字而已,我想起去年L说被喜欢是一种责任,他现在就靠这维系感情,我还反驳他真心的话不用维系。

如果我早点知道这许多事情,我绝对不去给那个女孩添那么多麻烦,可是我生气的是L竟然瞒了我那么久,还是我自己发现。所以我怪他!所以这些真的不是扮小兔子哄我开心就能原谅的。

他送我回家,红旗路大坡,快上完的时候,我说走不动了,L问我是不是让他背,我“嗯”,L就背我了,这是L第二次背我。

L第一次背我是去年寒假,渭河公园下台阶,我要L背,L就背了。下去之后我说了一句“这下平衡了”。

因为我很可笑地觉得,EX背过我,L还没有背过。我在为L觉得不平。然后我告诉他,你是全世界第二个背我的男生。好像在给他荣耀,那语气很可笑。

那天晚上在家门口我却不肯回家,直到L说次日再见我,我就开心地回家了。

次日,也就是2月8号,L生日。

L的生日是我银行卡密码的一部分,是我大多数六位数密码的一部分,我拿习惯当借口,后来真成了习惯,也便不再是借口了。

8号那天L开车带我去了行政中心,他问我去哪里,我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行政中心,这个人少风景还不错的地方。

那天我们又说了很多话,我又时不时就抱怨。

后来在一家奶茶店,居然有卖擀面皮,L就买了一盘,因为我生理期。L说好吃,我便也要尝,拿过L的筷子后我很见外地问了一句“可以么”,L点头。

我是觉得,我表现地见外一点,L一定会比我郁闷,可是这点小心思,估计他依然能看破。

那天我在车上一直在强调自己是一个心机深沉,内心阴暗的人,还从豆瓣双鱼女去死团里找那些骂双鱼女的帖子给他读。

后来我问他,如果我真是这么邪恶的人呢?

L说,是就是呗。

后来我又问L,为什么我总是想把自己说得那么坏。

L说,自我保护。

L以前给我发过一条短信,自己就是自己,没有好坏,没有期盼。

我知道多年前在L眼里我是一个很天真单纯不谙世事的小女生,我会因为给乞丐打伞并把伞送给乞丐被家长批评一顿,L安慰我,说那是率真。

可是后来我知道这个世界很多骗子,多到我有足够的理由让自己变得麻木冷血。

然后等着L说我变了,可是L似乎早就知道这一切接下来会怎么发生,他说他害怕也认为有一天我会变得比大多数人更现实。

因为我之前真是太脑残了,我想。

L说那些经历都会是我的伤,我也不明白为什么我那么容易就觉得自己受伤了。L认为我脆弱,而我一直否认。

其实,谁知道呢。

 

L走后,有天和妈妈逛街,说到让L扮小兔子,L就扮了。妈妈突然停下打断我,“哎!甜甜,他还是喜欢你!”

我就特矫情地想哭了。

我做了L对我的马盘,和我对L的马盘,我发到马克思盘研究小组。

一个姑娘说L对我过分宠溺,说L喜欢和我在一起,而我令他也有压力,说我们聚少离多,说他很包容我。

另一个姑娘回帖:个人感觉男生对女孩子是有感觉的,但是金星水瓶,可能只是放在心中,不会表达出来的。另外我觉得女生是真的满喜欢男生的,女孩子觉得和男生的兴趣爱好相同,很聊得来,期待这段感情会持续的久,但我觉得有时候女生会有放弃的想法,断断续续的感觉吧。

我就终于终于觉得可以出口气了,还想大哭一场。

是啊!放弃的想法,不然怎么会反复绝交好几年,L和她在一起六年,是高三开始的吧!刚好是我第一次和他绝交之后决定和好的时候。我不清楚是不是我的和好迟到了。我不清楚,但这样安慰自己,人活着,偶尔自作多情一次没什么。

 

有时候我觉得我不该记忆力那么好,毕竟L都忘了,我念念不忘的是我的那段回忆,我耿耿于怀的是他说忘了。可是他只能说忘了,不然又能怎样,真忘假忘,也没那么重要了。

有些事情既然他一定要说忘了,那只好由我来记得,记得我收到他在我生日那天网吧包夜时写的邮件。记得他说“傻傻的甜甜”。记得他说“怕你不理我”,记得他说上了我的贼船,记得我问他你有船票么,他回,有过,还能补么。

好吧,L是用来忘记这一段回忆的,所以我是用来记得这些回忆的,证明有过这些让我当时觉得太TM幸福的回忆。有过总比没有好。

我只是觉得,其实我们都不幸福,他和金牛女孩在一起了,势必走向婚姻,但是我问他最喜欢的是那个双鱼女么,他承认。

后来我在短信里说,知道你心里念念不忘的是双鱼女,这是一件让我觉得特解气的事。

 

只是我多希望那个人是我,其实也不希望,很矛盾,我说不清。

 

我让L上gtalk,L上了,他的好友列表只有我,我担心他时间久就忘记上了,他说你让我上我就上。

我让L注册豆瓣,L注册了,我发了八个小组给他让他加,他加了。

我问L,你这么听我的话。

L说他本来就听我话。

我承认L对我是无限包容过分宠溺的,这也是我愈加无理取闹的原因,我给L说,其实你可以不用这么迁就我的。

我太了解我的任性了,而我更怕L之后,我遇不到如此迁就我包容我的人,我的后半生怎么办?!

 

朋友婚礼的那天晚上,我发短信问哥哥单位不要本科生吧?

哥哥说很少,几乎不招,咋啦?

然后就说起L了,还说到我打算把他忽悠来南京。

哥哥回复,我看你省省吧!别抱幻想啦

其实不算吧!我对L,早就是心如止水了,至少我这么觉得,只是每次见到他,会引起一段时间的涟漪罢了。

而L也说了,南京倒是有可能。

我现在什么也不想了,只是想L来南京,我可以经常看到他,甚至我们可以一起去看他女朋友,三个人一起玩。

并且如果我25岁之前没嫁人的话,他还要陪我离一次婚。

挺好的。

 

L说过,他给不了我想要的安全感。

妈妈听说L开车带我上北坡,似乎有些紧张地问我他开车技术如何。

其实我没多想这个问题,我只是知道如果有一天我要从二楼跳下去,L说你跳吧我接着你,我肯定敢放心地跳。

三楼就说不定了,这不是人主观能决定的问题。

 

回忆太乱导致我也语无伦次,不过还好,我懂得随时记下,以便留下证据,这是L给的教训。

我多想把那些短信,那些话,一句一句找回来。

就像大雨曾经滂沱,证明你有来过。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