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ig Moon

只是它不代表欢喜,也不叫做悲伤

 
 
 

日志

 
 

凶手  

2013-01-12 13:37:20|  分类: 暖色忧伤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他从坡上滚下去,死了。
人群中不断有人叫喊着“快叫救护车”,还有人叫他的名字,他被包围着,却还有想方设法挤进去的人。这百年难得一见的死人啊!
我站在坡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们。
他生前的一位旧友立刻抱来一个大筐子跑到人群边,叫嚷着:纪念品出售啊!XXX的纪念品啊!四十元两件!
于是包围着他的人立刻散去围着他的旧友,他们像在夜市一样,对着筐子里的物品挑三拣四,还有人讲起了价钱,“怎么这么贵,三十五元两件吧!”说着,手中拎起了一个蓝色的玩偶,“你瞧,还少了一个”。
他们都是这个死人的朋友,只不过被别人抢先一步,于是寄托哀思的纪念品,只能从别人那里买了去,多年以后聊起这个从坡上滚下去的死人,还可以对人说:“你瞧,茶几上那个茶壶,就是他的,我们关系可好了”。
我还记得他临死前最后一个微笑。我马上要爬到坡顶了,他看着我,微笑伸出手,像是要对我说些什么。
我不记得有没有碰到他的手,只隐约记得他不小心摔了一跤,没站稳,就从坡上滚下来了。
我想他应该先说完要说出口的话,再滚下去也不迟,如今这个疑惑,看来是要跟着我一辈子了。想到这里,我大声哭了起来。
那些正在争着买纪念品的人们听到我的哭声,才想起了我的存在,我和他们一样,都是他的朋友,这人群中的每一个人都是彼此的朋友。
他们把买到的纪念品装进包里,又赶快跑到我的身边,来问一问我为什么哭了,毕竟都是朋友,免不了要安慰几句。
可是坡太高了,他们气喘吁吁地爬上来,断断续续地说着:“XX啊!不要太伤心了,我们大家都很难过呢!”
我一连哭了三天,走路在哭,吃饭在哭,上厕所的时候也在哭,他们说:“你瞧XX呀,要把一辈子的眼泪流光了”。
那个兜售纪念品的人也总是不时出现在我身边,想把剩下不多的东西卖给我,他已经瞄准了我是个冤大头,我想,他心里一定在想,等XX哭完了,一定会来买我的东西。你瞧她多伤心啊!
哭累了,像结束了一场有亿万观众的表演,我筋疲力尽,回到了自己的小屋。
我开始想不起那张死人的脸,我没有去看他有没有瞑目,甚至没有去他身边表示哀悼。
开始有人猜测我们的关系,情人?敌人?朋友而已?
还有另一些人猜测别的事情,比如他从坡上滚下去的时候,离他最近的那个人,就是我,有没有听到他说些什么。
他们都在分析他为何自杀。没错,一个他生前关系很好的朋友胸有成竹的对大家说,其实他是自杀而死,他早已有离开人世的想法。人们点点头,恍然大悟的样子。
我决定要搬离这个讨厌的地方,我不想每天路过那个杀了人的大坡,我才不相信他是自杀,他明明是摔了一跤才滚下大坡的,这帮愚昧的人们啊!
我收拾着行李,离开这个房间。关门的时候,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我低头一看,是一个粉色的玩偶。

(根据梦改编)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