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ig Moon

只是它不代表欢喜,也不叫做悲伤

 
 
 

日志

 
 

关于上班这件事,以及取悦自己  

2013-02-28 17:03:21|  分类: 胡言乱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打完日志标题,果不其然鼻子一酸,从始至终我都有着异常低的哭点,容易被自己感动,说来有些矫情,但我想也正是因为目前我的心还有比较柔软的地方。
昨天去南京南站接从重庆过来面试的女孩,我们在安德门碰面,感慨她这一天的遭遇。直到在她面试的时候听她对我的上司说,即使倒贴钱都想进我们公司。心里竟有奇怪的感觉,我无法准确描述,只能用奇怪形容。羡慕她的年少轻狂?或者暗笑她不懂生活的苦?我也说不准。
大概当人们尚未得到的时候,对自己可付出的代价都是高估的,就像我失去上一份感情的时候,我总觉得我为那些失去的东西可以有更多的牺牲。
2012年6月25日,我第一天去杂志社上班,到现在,这已经是第三份工作。有天下班,吃完麻辣烫往家走的路上,突然觉得最近的日子有些清闲,既没有想象力,也毫无生命力可言,让我有些沮丧,我的大脑又整理了一下梦想,觉得还好,总体来说,我还是比较有斗志的,不然也不会在此刻鼻子一酸不是么。
其实从心里比较感谢我第一个公司,让我发现自己还是能做很多事情的,那个时候不仅做编辑,连找合作伙伴,上门送货,超市采购,编写培训教材,不断打电话等等琐碎的工作,都在那短短的两个月做过了,也记得通宵写培训班策划案的辛苦,记得在办公室做奶昔以及看到印刷出来的新一期杂志的快乐,还有培训班开班的时候陪着那些可爱的孩子们上课,他们手里拿的教材是我整理编写的,他们所上的“精品课程”是我独立设计的,那个时候的满足感其实能让人在辛苦的时候觉得值得,最重要的是那个时候我身边还有一个对我很重要的人。后来分手后我也想过,也许是因为他早先看到的我,是工作中,认真的,热情的,勇敢的我,都是美好的一面,我们一起辞职之后,他接着看到生活中的我,无理取闹的,任性的,性格带着缺陷的。想必也是这样的落差让我最终失去了他,可是我毕竟是一个真实的人,总有好和不好两面。然而这一切同样是我的猜测,真相如何,除了他自己,谁又真的清楚呢。
辞掉第一份工作的时候,身上仅剩几块钱,就那么熬了好多天,买了一包挂面,借室友的电饭煲煮面,可是才吃了一顿,挂面就被家里的老鼠咬了,连同开封的麦片一起扔了。那个时候举步维艰,甚至有一种想把自己逼到再艰苦一点的程度,好考验自己对理想的忠贞。身边有一直对我很好的师长,或许也因为那个时候我还有当时的男友,总觉得日子还不至让人绝望,骑着自行车去图书馆看书,倒也惬意。虽然他回老家了,我们变成了异地,但是几乎挺长一段日子我的大脑里一直是一句话在撑着我,有情饮水饱。
直到十几天后找到第二份工作,也借着找到新工作的机会问妈妈要了些生活费,可是付了房租,捉襟见肘并没过去,加上第一份工作时为单位买的东西迟迟未报销,到不了了之,再到自行车丢了。我第一次觉得生活从来不像我以为的那样浪漫和简单。我断了和第一个公司里的所有人的联系,其实除了当时的男友以外,也就三个人。
有时候这个世上没有谁对谁错,大家立场不同,这样想了,也就比较安慰了,只是我随性惯了,断绝和一些人的联系,是我常做的事情,倒也可以不带情绪。
第二份工作同样是编辑,只不过是给老年人写传记,刚开始以为我们只是利用他们的虚荣心解决自己的温饱,直到上门采访客户,听爷爷奶奶回忆自己从前的故事,又觉得,有时候花钱为自己写一本传记,或许只是想要给自己走过的年岁有一个比较好的交代。然而老年人在被采访时的前后矛盾,是很让人抓狂的。
第二份工作我认识了我毕业后最好的朋友,然而第二份工作是我做的最短的,吵架离开,故作潇洒。我的好朋友,也就是当时的主编送我到地铁站,她什么也没多说,让我好好休息。那段时间我一直在生病,她的叮嘱让我在那一瞬间内疚急了,我说,我只是觉得对不起你。那时我离开,遗留了一堆工作,我不晓得她要承受多少上层给的压力。我为自己开脱,我随性惯了。
一直以来我都是一个自认为很有责任心的人,追溯到我初中担任生活委员的时候,哪怕因为过于好说话放走了本该值日的人,班里只剩下自己一个人都会认真把打扫工作做完。可是第二份工作,我第一次觉得自己像是仓皇而逃,好在我的主编,我的好姐妹,我们的感情始终如一。
亏欠和被亏欠原来是躲不掉的两件事,这也是我当时发现的。
那个时候已经感受到了异地男友对我不再上心,也是为了散心,去皖南玩了一趟,出发的路上接到出发前面试的一家单位的电话,我通过了笔试和初面,可以去参加复试了。我告知公司自己正在离开南京的火车上,于是约好回来之后去面试。后来老板亲自面试我的时候,在回答关于我的理想是我必然要去做的,还是可有可无的时,我坚持说是必然要做的。我的理想和我面试的职位一点关系都没有,老板给了一些中肯的建议,而我实话实说我目前找工作的确是为了先让自己生存下去。老板说如果招收了我,是对公司不负责的。因为一个人的精力始终有限,而我不可能两者兼顾。最后我们互相放弃,离开的时候他对我说,如果有一天你改变了想法,就跟我们人事联系。我向他表示感谢,并最后说了一句,我不会改变自己的想法。
不久后,和男友也走到了尽头,硬生生地在这个称呼上加一个“前”字。
接着我去圆通分包裹,双十二,快递公司最辛苦的时候,因为是兼职,一个月的工资只有一千,我做了四天左右,拿到了一百元,用来补贴路费,因为我要去前男友的老家一趟。这四天里我接到了一个公司主动打来的电话,参加了一个面试,接着被通知写一篇新闻稿。从圆通辞职的第二天就背着包坐长途车出发了,异想天开地努力挽回他。哪怕后天就是交新闻稿的日子,我几乎没有写这篇稿子的时间。只是我好不容易在前男友他们院子一位大叔的帮助下敲开了他们家门,吃了他们家一顿饭后,又被整个过程几乎一言不发的他送去了长途汽车站,也正是这个举动,让我回到南京后认真写了那篇新闻稿,于是进了现在的公司。
我总是忍不住去想这冥冥中的某些联系,在我以为自己一无所有的时候,我突然得到了一份工作,这算是命运的补偿么?因为我坚持要写东西,我坚定地说不会改变自己的想法,于是“写东西”这件事也没有放弃我,让我因一篇新闻稿而进入了如今的公司。可在当时,我心里最重要的还是前男友,我甚至在去他老家找他前想过在那里找一份营业员的工作,只要能有机会在同一座城市再相遇。
在选择自己的路和被命运选择的两件事上,我始终觉得有某些注定的成分在。
我的工资并不高,我后来知道我所在的公司是一家很好的公司,可我对这个行业并没有什么概念。我仍然住在12人的求职公寓,仍然觉得日子过得艰辛,白天在高档写字楼写新闻稿,晚上只能在进门就上床的狭小空间里受冻,2012年的冬天,大概是我在南京过的最冷的冬天。年前回家前换了床位,因我当时的床位上方是空调,只制冷不制热,但是夏天开空调的时候就漏水,我的床铺被弄湿好几次之后我开始用塑料袋接了一夏天的水,终于等到年前有人离开我可以换床位了,收拾床铺的时候发现褥子发霉了,因为房间太过潮湿。当时看着褥子背面大片的霉点,心里不是一般的难过,因为这条褥子是四年前来南京上大学时候,妈妈专门给我准备的加厚褥子,很厚实,很舒服,用的很好的棉花弹的。
同样的心情在年后回到南京的时候又体会了一场,倦怠的身体裹在潮湿的被子里,只觉得委屈,我想换个房子,可是目前的工资无法承担公司附近的房租。为生计发愁,想要找兼职的想法,一直没有断过。
我在做的工作同样和我的理想没有直接关系,唯一相同的部分是都要不断写作,只是如今我在写的并不是自己感兴趣的东西,某种程度而言,我虽然在很好的公司,但对自己在这里的职业生涯并没有多大企图。
年前公司招人,我打电话一一通知那些参加了笔试的人,他们如若通过笔试,或将在2月最后一周开始面试。过完年后,上司他们从那些笔试成绩优秀的人里面挑出了一些通知他们参加面试。我发短信将消息告知他们,要他们等待进一步通知,接着就开始不断收到询问具体面试时间的短信。有一个女孩已经有了别的工作机会,她说十分想来我们公司,所以还在等待,具体时间我说不准,也问了上司,可时间我们都做不了主。其中一个在重庆读书的女孩却提前订好的车票,青旅,以及离开的机票。她在短信里说明了自己的情况,我向上司反映之后,上司提前安排了她的面试。
女孩在短信里不断感谢我,其实从开始做通知这件事,以及接受他们的询问并解答以来,我已经收到了好多“谢谢”,我回复她,我也是去年才毕业,理解你找工作的心情。
我想,或许我只是在取悦自己,我只是做了自己觉得应该做而且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只是女孩不走运,从重庆坐车到武昌转乘高铁到南京,却在六安的时候高铁坏了,停了将近五个小时,这就是昨天发生的事情。面试时间原定于昨天下午四五点,帮她问能否安排到今天面试,却被上司告知他今天就不在南京了,我就像害怕自己失去这个面试的机会一样,然而上司是个好人,他说没关系,可以晚一点,让她不用着急。于是姑娘在六安停留了几个小时之后坐上了救援的车,六点时才离开合肥,我查好了时间,算好了她到南京之后所需的时间,和上司约在八点,上司说让她先去旅馆放东西吧,时间定在了八点半。
我打算去接姑娘,可我刚上地铁,她就已经出站了,我让她坐到安德门,我们在安德门见,结果不走运的姑娘看错了短信在天隆寺就下了地铁,我让她再坐下一趟过来,安德门的时候我直接上去找她。告诉她在地铁第一节车厢碰头,结果我走到第一节车厢后突然想起姑娘应该带着行李,于是折回去找她。
之后转二号线去西安门,找到姑娘订好的青旅,再打车去咖啡馆见上司,路上的时候,问了她两个我估计上司会问她的问题,以闲聊的语气,也是这一路,我才知道原来公司的吸引力居然这么大。八点四十分左右我们到了咖啡馆,面试开始了,其实就是上司和姑娘的闲聊。
姑娘对我和上司说,你们人真好。上司对她说我是个热心的人,其实我有私心,我的私心就是想要取悦自己,我觉得这么做我会开心,也相信这么做之后,命运会回馈我,坦白说从这种角度而言,我的好心并不纯粹,只是讨好所谓的命运,想要得到好人好报的结果,但是何乐而不为。
突然发现自己不再年轻,大概是觉得自己已经没有了这样的热情,我意识到自己拥有的是一份很好的工作,而不仅仅是失去爱情的补偿。
姑娘总在感谢我,其实我也想感谢她,也只有从别人口中体会来之不易,我才会懂得珍惜自己现有的一切。毕竟对我而言,总觉得自己是糊里糊涂进来的,其中的过程,就像谜一样。也正因如此,得到地太简单,在心里,难免也就多了一份满不在乎。
我说,自从上班后我省了好多卫生纸,公司厕所有纸,外面洗手的地方也有纸,还有洗手液。上司开玩笑说我太没出息了,可实际上,我感受最真切的,就是这些,以及水龙头里出来的热水,冬天洗手有热水,在我看来很是珍贵了。每当我到要交房租,感叹工资低的时候,让我坚持下来的真的就是这些别人眼里不值一提的东西,中央空调,喝不完的热水,宽敞的办公区域,至少它们会给我一种错觉,我生活地还不错。
姑娘说自己来南京面试连公司都见不上一面,我提出今天带她看看公司,下午两点多姑娘就到了,我和师妹两个人带着她在休息室聊天,师妹和我一样,也是稀里糊涂进来的,我们听着姑娘说着我们所在的公司,姑娘说在他们这些想做传媒的人眼里,我们公司是发着金光的,来这里上班,就像镀了一层金。由始至终我都清楚自己要做的是什么,也就并不能感受到姑娘对我们公司的渴望,只是对自己稀里糊涂拥有的这份工作,多了一种无法言说的感觉,似乎不想辜负这份“稀里糊涂”。
姑娘临走,拍了一张公司的照片,我提出给她照一张照片,心情如同自己当年去北京考上戏的时候,去中戏照了一张和大门的合照。不同是的,我报了名却没有参加考试,而姑娘,或许会成为我的同事,进了这家她口中发着金光的公司。
我从来都没打算也不会放弃我的理想,虽然正在做着不同的事情,只是我相信命运的某种安排一定有他的深意,那么我就做好眼下的事情。在我几乎一无所有对自己充满怀疑的时候,拥有了这份工作,还有着能口无遮拦聊天的同事,总是好的。我习惯以此去权衡我失去的爱情,幻想倘若这份工作和前男友只能二选一我会要什么,我想我还是会选择前男友,但是他早已不再选择我,我能抓住的也只有这份在我心里贴着“补偿”标签的工作,很多事情我说不清,而我一直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为省车费步行过几公里,为了不至于流落街头分过堆成山的包裹,为了抓不住的爱情去陌生的地方找他,一路走来也觉得自己吃了不少苦了,可是今天才发现自己也正拥有着被别人所羡慕的,好像失去的和拥有的,从来都是大不了的,哪里有漫长的生命计较得失,也许只要做值得的事,就可以了。
至少我现在的工作还是和写作有关的,至少我还在坚持阅读坚持自己的理想,我还相信,会和已失去的再重逢,只要坚持。我可不是在写什么心灵鸡汤,也不是在抱怨生活有多难,只是一点感触而已,啰嗦几千字,大概也没有谁真的有耐心看到这里。可是看到这里的必然有奖,我爱你们。



  评论这张
 
阅读(165)| 评论(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