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ig Moon

只是它不代表欢喜,也不叫做悲伤

 
 
 

日志

 
 

身外之物们  

2013-08-21 13:47:30|  分类: 胡言乱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曾经有段时间我希望自己没有身外之物,这是为了方便搬家和出行。我经常怀疑自己指不定哪天就一声不吭地离开目前的城市,这是一个浪漫的想法,或者一点儿也不。只是在勇气渐失的如今,我猜这个念头离我越来越远了,我们变得只能去很近的地方,见很熟悉的朋友。
最近一次搬家是在今年三月,搬到了一个能够做饭的房子,为此我买了各种锅以及厨房用具,蒸锅,炒菜锅,奶锅,煎锅,汤锅,诸如此类。我还买了自己看来很好看的碗,两个大碗,可以用来吃面或者盛菜,四个小碗。除了两个大碗一样,四个小碗各不相同。此外,还有好多双筷子,各种勺和铲,还有一大一小两个案板,电饭锅和豆浆机,以及各种食材。于是如今这些都成了我的牵挂,竟然让我想有个家好安置它们,甚至我都怀疑,是这些东西拴住了我。其实我只是需要一个地方放着它们,仍旧拥有着主权,能够在任何时候宣告这些东西是我的,而不是用来使用。
搞不清是什么时候起我变得这么有占有欲,也可能是一直就有的,只是一直以来我拥有的东西都不够多,所以无法体验宣布某样物品的主权时候的那种满足感。大学毕业的时候我把很多有用的没用的东西通通寄回了家,为了一些其实根本用不上的东西花费了一大笔运费,但是这种满足感让我很踏实,我不愿意看着我曾经拥有过的东西最后散落在我所不知道的角落,我想,这种心理应该是一种强迫症,我不应该去买很多用不上的东西。
大概是五六月的时候,我买了很多植物,目前已经养死了很多,我在想某天如果要是离开南京,我的植物以及我的锅碗瓢盆我要怎么带走。因为我并没有很好的理由带着这些“没用”或者“不值钱”“可以再买呗”的东西奔波,其实因为我也很怕麻烦,怕一路上叮铃哐啷吵得我心烦。
可能我是不放心它们,我担心有下一个不断养死植物的人来接手我的植物。实际上我经常在上班的时候盯着眼前的植物们在想,如果有一天我辞职了,我要带哪几盆走,留下哪几盆,似乎还担心自己忘了,每当有想要辞职的念头萌生,我都会看一下我的植物,在心里默默筛选着,当然,幸福树是要带走的,那是男朋友送我的,意义非凡。小芦荟也要带走,那棵芦荟是我从公司大芦荟的盆里挖的,我喜欢说这是我偷来的芦荟,而它居然活了下来,所以在我心目中它一向排名第二。我要带走的第三盆是绿萝,因为它长得很好,还不断有新叶子发芽,算是安慰了我这个“辣手摧花”的人。还有前同事临走送给我的三盆,还有所有的多肉植物,虽然已经半死不活了,以及一个白色花瓶里看上去营养不良的铜钱草。于是我决定留下的是一瓶只剩下两支的白掌,一个玻璃花瓶的铜钱草,其实不是花瓶,是一只鱼缸,买回来养鱼,可惜全都养死了。还有其他我已经打入冷宫连喷水都是顺便的植物,我真是一个偏心的人。
我居然忘记了我的大盆幸福树,不过它长的没有小伙伴旺盛,虽然我尽力在救活它,可是每天掉下的叶子都在让我猜测它是否死期不远了。
为了我的锅碗,我觉得还是南京好,为了我的植物,我决定再坚持多写一些日子的新闻稿,虽然我已经要写吐了。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