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ig Moon

只是它不代表欢喜,也不叫做悲伤

 
 
 

日志

 
 

需要  

2011-05-20 23:17:53|  分类: 胡思乱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这种燥热使我突然想起了去年夏天。
地上杂乱地倒着几个喝空了的农夫山泉瓶子,盖子不知道扔在了哪里,铁窗有些生锈。
窗帘被风吹起来的时候,刺眼的阳光便忽隐忽现。
卓安坐在床边,两个胳膊肘分别撑在两个膝盖上,手指间夹了一根烟。我看着卓安的脸忽明忽暗,内心的不安愈演愈烈,只是不知道该对他说些什么。
卓安开口,陆庄的腿没了。
2.
青芒堕胎的消息我是七月的最后一天知道的,卓安知道的比我晚一天。
但还是早了。
青芒本来是要离开这个小镇的,临行的前一夜,卓安找到了她。
我撕掉八月二号的那张台历时,卓安已经走了。
撕掉的台历被我扔在纸篓里,盖不住卓安扔的烟头。
空酸奶瓶躲在房间的角落,我想起前一天卓安对我说,下个月,不要再订奶了。
3.
陆庄的假肢很奇怪,看上去总有些不对劲的地方,可是说不上来是因为什么。
站在陆庄的身旁,原本比我高的他,似乎矮了那么一截,甚至比我还要矮,我有些后悔今天穿了高跟鞋。
走路的时候很小心,刻意走得很轻,陆庄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看自己的腿,裤筒看上去很空。
其实你原本就很瘦,我冒出来的这句话吓了自己一跳。
见到陆庄父母的时候,我努力想把自己表现地大家闺秀一些,却因为心虚反而有些弄巧成拙。不过在这种时候,其实他的父母对我已经没有过高的要求了。
陆庄的父亲问我,你不是跑了吗,怎么又回来受累了?
陆庄叫了一声“爸爸”,看了看我,她不是。
4.
陆庄的女朋友走了,我猜到会是这样,所以我出现了。
我离开卓安的时候他问我,你还爱陆庄吗?
我不知道自己究竟该点头还是摇头,如果不是因为他的腿没了,我大概会摇头吧。
卓安在我身后发出轻蔑的笑声,你回去找一个瘸子,是因为他成了瘸子。
大概是这样吧,我以为他会需要我。
可是卓安何尝不是这样,他说,青芒需要他。
实际上,青芒的孩子又不是他的,他怎么知道青芒需要的究竟是孩子的父亲还是他这个前男友呢!
他只是觉得,自己应该是被需要的那个,自负又愚蠢的想法。
5.
我帮陆庄扁好裤角,他像是不确定般问我,你真的嫁给我?
我用胳膊擦掉自己额头上的汗,点点头,没多说什么。
我第一次产生想要嫁给陆庄是想法,是在高三。
我为自己准备高考要用的东西,2B铅笔,透明笔袋,答题尺,黑色中性笔,垫板,橡皮,写答案的大白橡皮,都是双份。
陆庄没要求我这么做,但我想给自己一种为他打点一切的感觉,我把自己当成他的妻子,享受着买双份高考用具的快乐。没告诉他。
或许陆庄不习惯有人这样对他好,他并不知道代价是我幻想自己成了他的妻子。
这在当时,是我最自得其乐的一件事。
6.
卓安拖着疲惫的脚步进门。
他说几天没回了,房子脏乱了。
我点点头。
他又说,一个女生住,总是收拾干净些比较好。
我冲他笑了笑,自己也不知道这笑容里有没有尴尬,他是在说没有了他的我,有些邋遢吗?
卓安看了一眼房间的角落。
你还在订奶?
我点头,换成纯奶了。
卓安不再说些什么,把之前忘记拿的衣服装进了一个绿色的袋子里。
7.
那么,你想娶我吗?
陆庄怔了一怔,怎么这么问?
你不快乐吧!
我给腿上喷了些花露水,在被蚊子叮过的地方,又多喷了几下。
我的腿不够直,但还算细,陆庄看得有些出神,但和卓安的出神不一样。
你想娶我么?我又问了一遍。
陆庄看了一会儿别的地方,又把眼神看向我,你要我说实话吗?
我重重地“嗯”了一声。
8.
卓安的语气里带一些嘲笑,我拿起剪刀对着自己,一句话也不说。
卓安停下了笑,你又不敢。
我放下剪刀,没错,我不敢,我只是不知道自己该有怎样的举动,拿起剪刀,只是不想无作为,想让他知道,我还是有反应的。
他只是怕除了你,没人再想嫁给他。卓安一本正经地说。
其实,他也不想一辈子一个人过,只是没把握罢了,我想,我明白陆庄的。
你总是以为你很懂别人,卓安甩出一句话,放下空奶瓶,用不满意的语调说,还是酸奶好喝。
我没再看他,扔给他一句话,你走吧,我不想看见你。
9.
青芒赶走了卓安,我从别人那里知道的。
但是我在假装不知道,或许在卓安面前,我应该表现出我已经知道。
可是除了使得他没有面子更加憎恨我之外,还有什么效果?
卓安在我眼里是个自卑的人,他太害怕自己得不到别人的承认。
我抓住了他的把柄,也就绑住了他。
可是他真的是太自卑了,宁愿臆想出自己被需要的情形,直到被青芒赶了出来。
然后陆庄对我说,其实你们很像。
10.
有一天酒醉后,陆庄对我说,其实我需要你,远没有你需要我多,在你面前,我没有腿,在我面前,你只有我。
陆庄真醉还是假醉成了我心里的一个疙瘩。
卓安也说过类似的话,他说我是在利用陆庄,找到了自己的价值。
和陆庄相比,谁是真正的弱者,其实我们都清楚。
我承认,其实我和卓安,一直很像。
回到房子后,我回头看了一眼,铁窗上的锈还在。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