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Pig Moon

只是它不代表欢喜,也不叫做悲伤

 
 
 

日志

 
 

清明  

2013-04-08 16:55:04|  分类: 胡思乱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明前夕,爷爷摔了一跤,骨折是小,真正令家人忧心的是爷爷躺在床上已经连话都说不清楚了。大姑和二姑都从上海赶了回去,三姑让妈妈洗好了照片,妈妈拍了两张爷爷躺在床上的照片让我看,老人已经只能张着嘴呼吸,两眼空洞,我才知道,摔了一跤,对于一个96岁的老人,真的是一场大劫难。
妈妈说,一周前,也就是爷爷摔跤前,还每天自己吃饭,每天叮嘱妈妈上班路上注意安全,摔一跤,就判若两人,在以前,我是根本无法想象到的。
于是清明我也就赶了回去,起初带有不情愿,觉得爷爷马上会好起来,就像上次我回家看爷爷一样。可是最终还是听了妈妈的话,我的不情愿在于短短四天,我又有将近三十个小时在火车上,并且回来的票还是一张无座的。
床上的爷爷,总是盯着自己左侧的墙看,并且露出害怕的神情,他不时伸出手指着墙,嘴里说着一些我们听不清的话。
奶奶问他,你看这是谁,你认识不?
这句话几乎成了大家每天都要问爷爷的,爷爷含糊地说了一声甜甜,声音很小,只有我听清了,于是奶奶接着问他,你前面这是谁。
爷爷有时认识面前的人,有时又不认识,我动身回南京的那天中午,爷爷就把我当成了三姑妈。
让我感到害怕的是,爷爷总是看着左侧的墙,或者是天花板,有时候还带动作,有天中午我就挥了挥手,爷爷终于说清了一句,“还有鬼”。
我曾经听说当一个人越是接近那个世界,越能看见那些我们看不见的东西,为此我不禁有些害怕,还学着美剧里看见鬼的方式,用手机的录像模式把房间拍了一遍,确定房间里什么也没有,并且开始怀疑这个方法的真实性。爷爷还是专心地看着墙,有的时候视线还随着他或许看见的东西左右晃动。
到家的第一天,也就是清明那天,妈妈给我说起了之前的一个晚上爷爷半夜被噩梦吓得不轻,妈妈在奶奶的指导下“叫魂”的事情,神奇的是居然有效,次日晚上,爷爷就安静了许多。
听了妈妈的话,当天我就把手上的本命年红绳取了下来给爷爷戴上,还有我右手的黑曜石,据说这是辟邪最好的东西。
过年的时候,堂姐信了基督教,于是前两天我在家里对姐姐说,你可以祷告。姐姐并不会祷告,我就给姐姐示范,姐姐开玩笑说,相比她,我反而更像基督徒。我想,可能是一年的团契经历让我把主祷文背得很顺的原因吧!但是整个过程中我忍不住频频笑场,大概演绎的意味太重,不能真正的进入状态吧!
虽说这些形而上的东西到底有用没并不被我们所知道,但是对于我而言,做这一切让我心安,至少什么能想到的法子都要尝试了,才会觉得自己这一趟,值了。我甚至分不清我这样做的初衷是为了让爷爷尽快好起来,还是我潜意识里需要我做些什么,哪怕是无用功,不然我难以对自己有所交代。
目的性这个东西,其实我不晓得它是否是必然存在的。巧的是,昨晚回南京的火车上,在看叔本华的东西,看到这么一句,“我们对于自己做出这样的事情和不做那样的事情的真实动因的判断经常是错误的,我们不愿向自己承认真实动因,因为它与我们对自己的良好看法压根儿不相匹配。”或许我们常常为自己找很多原因,都是不同程度地在美化自己,于是我想我是为了“孝顺”而孝顺,但是这个目的性能否认我的孝顺的真实性吗?我并不清楚。如果说注重过程,那么我的确是做了“孝顺”的事情,但是这个孝顺是纯粹的吗?或者说怎么样的孝顺才是纯粹的,人的动机应该不是单一的。
越想去看到一些本质的问题,就越发现人的复杂与可怕,让我无所适从。
不过爷爷很快会好起来,至少我看见的,爷爷的状态确实比早先妈妈给我看的照片里的他,要好一些了。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